张佳乐女朋友

全职乐乐大本命🙈🙈韩叶๑双花๑忘羡

谁都不能肯定以后只喜欢一个人,无所谓公平 。

但我愿意付出,对你好一点再好一点,希望能有个好的结果。

虽然你的举动会令我黯然神伤,也许在你心里有like的人,也许你在等他。

有些话不说委屈,说了就怕没以后了。

王朝与少年(台版新番外之二)

爱人绅士是鬼畜。:

亮点实在太多【捂脸】


还是请自由心证喻黄张肖【为什么战术大师中混入了天天】


说起来战术大师都喜欢在这两人背后偷偷出现吗?【参照老王和喻黄初见


方王吴叶大法好好好!官方发糖我要叫你爸爸!!!


虫爹几篇番外都是有联系的呀这两篇感觉一直在刷老王和喻队少天的时髦值


还有我叶神!对!叶神就是辣么帅气!王朝的大王!


下一篇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下午返校作业还没写完的我也是蛮拼的_(:з」∠)_




《王朝与少年》


赢了!


进入总决赛的队伍是我们!


随着全场无数观众起立的呐喊欢呼,百花战队场上场外的选手,纷纷冲向了比赛台中央,将他们队中的两位核心选手团团围在了当中。


刚刚结束的比赛,胜利的是他们。


取得季后赛第二轮比赛胜利的,也是他们。


上一赛季的黑马百花战队,以更加成熟可靠的姿态在季后赛连续闯过了两轮,杀进了总决赛,一只手,已经轻轻触碰到了那象征着最高荣耀的总冠军奖杯。


兴奋,激动。


但是,这还没到最后,一切还没有结束。


有过上赛季失败的教训后,百花的兴奋和庆祝显得很短暂,几乎很快刚刚围拢的人群就已经平静下来。


比赛场的另一边,刚刚输掉这一轮对决的微草战队选手,也正从比赛席中走了出来。


王杰希、方士谦,同样是由年轻选手作为担当的微草,本赛季给了人们最大的惊喜。魔术师之名,是本赛季最大的头条。


但是最终,他们没能走到最后。


握手,致意。


失败一方的年轻队长只是沉默着,却未见有多颓然。倒是他们的副队长方士谦,脸色阴沉,甚至没有过来进行赛后该有的礼节。


“下赛季继续加油。”百花队长孙哲平真诚的对王杰希说着,对于有点失礼的方士谦他没有在意。作为品尝过失败滋味的他,很明白败者此刻的心情。


“谢谢。”王杰希点点头说着。


双方随即散去,百花继续留在场上,他们要等候另一场对决的结果,那个结果将是他们在总决赛的最终对手。而微草,作为失败淘汰的一方,此时只能收拾东西黯然离开。


长长的选手通道,微草选手默默走着,始终没有人说话,直到回到备战室才有人打破这沉默。


“喂!”方士谦开口,目光直直瞪向刚刚坐下休息的王杰希。


众选手心中都一跳,视线汇集过来。


“作为队长,你这时候不该说点什么吗?”方士谦说道。


所有人不由地紧张起来。他们一早就发现方士谦对于王杰希接任队长,接过王不留行是很有些情绪的。只是王杰希这一整个赛季都表现出色。实在没有多少可挑剔的地方。即便如此,还是让方士谦挑过不少刺。眼下本赛季最重要的一场比赛最终以失败告终,方士谦这是要彻底爆发了?


这轮比赛的失利,分析起来方方面面,可不是因为某个人的失误或是什么,在这里借题发挥,实在太没道理了吧?


一想到此,众选手心下都有些不平。王杰希本赛季的表现早让所有人折服。别说这场比赛他并无过错,就算有,众人也会原谅——比赛中有谁从不犯错呢?方士谦若真就这场比赛的失利也要挑刺,那大家可不答应。


望着二人,微草众队员心中却都已经有了立场,这两位核心选手若有争执,他们都会偏向王杰希。


谁想没等王杰希说话,方士谦就已经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算了。”他一副很大度的模样挥了挥手,“这次我原谅你了”


原谅?


还有这种居高临下的口吻,方士谦这家伙也太过分了了!


“但是下赛季,或者下下赛季,下下下赛季,不管什么时候,你必须带领微草拿个冠军回来!”他很凶地说道。
众人一愣,随即却都乐了。


下赛季?下下赛季?下下下赛季?他对王杰希已经有这样的信心和耐心,这方士谦,分明已经很认同王杰希了。


“我会尽快的。”王杰希笑着道。
“不是尽快,是一定!”方士谦很认真地道。
“一定。”王杰希收起笑容,也认真地回应着。
“好,下赛季再来!“方士谦振臂吼道。
“再来!”人人挥起了手臂,原本沉闷的气氛,顿时被这高昂的士气给打破,但是紧跟着一阵惊人的欢呼声穿过这长长的通道,将他们振奋的声音给淹没了。


“另一轮出结果了吗?”有人说道。


“这破电视,怎么又没讯号了!”有人拍打着备战室放在房角的电视机,雪花霸占荧屏,半点画面都没有。


“去看看吧?”


“走。”


微草选手纷纷从备战室里涌出,而这轮对决也正如他们所猜,随着嘉世与霸图比赛的结束,落下了帷幕。


胜利的是?


嘉世!


全场欢呼高叫的名字宣布了进入总决赛的另一只队伍,这实在是一个不怎么新奇的答案。三届职业联赛,三进总决赛,嘉世已经成了一座需要其他队伍去攀登、征服的高山。


观众欢声雷动,嘉世选手也在击掌相庆,只是看起来要平淡许多。不是因为他们对胜利已经习以为常,而是他们的欢庆总是缺少队中的主心骨,少了那个中心。


叶秋,嘉世的队长,无论是什么比赛,什么样的胜利,他都是悄悄的来,悄悄地去。


这样憋着劲想和决赛对手放两句话的孙哲平也有些劲有没处使……那个他立志要打倒的对手,根本就不在场啊!


失败的霸图,是昂首离开的。


三个赛季下来,已经不会在有人轻视他们,这支队伍的坚毅和顽强,是太多队伍都比不上的。


“可惜了。”望着霸图战队的选手退场,观众席上有人暗暗摇头叹息着。


“说谁可惜?”一旁的黄少天问道。


“霸图。”喻文州说道。


“怎么说?”黄少天现在已经非常信任这个伙伴,对于由他担任下赛季蓝雨队长,黄少天认为是极其英明的决定。


“比赛过程中至少有四个关键的决胜点。分别是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喻文州指着他的笔记本说道。


“什么这里这里这里这里……你画的这些谁看得懂?”黄少天歪着脖子看了所谓的四个“这里”后,不满道。


“回去看录影再说吧。总之,这四个关键,至少有两处,霸图的治疗是有机会控制局面的。那样比赛就又有得打了。”喻文州说道。


“霸图的治疗……”黄少天回忆了一下,“并不差啊。”


“我不是说他差,只是霸图这支队伍是很有激情的,而他们的治疗也被带成了这种风格,这未免有些……头重脚轻吧。”喻文州想了想后,找到了这样一个形容。


“你说得对。”一个声音竟然接在了黄少天的话后。


“什么人?”黄少天跳起来回头,身后一个斯斯文文的少年,看了黄少天一眼后,推了推眼镜,目光落回到喻文州的笔记本上。


“不过有关四个决胜点,我有些不同看法。”眼镜少年说道。


“哦?”喻文州顿时有了兴趣,身子反向后探着,将笔记本竖起,和探身上前的眼镜少年讨论起来。


两人就这样姿势一成不变的讨论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比赛早已结束,观众已经开始退场,不知从何时起,一个退场路过的少年停下了脚步,站在一旁,探头听着喻文州和眼镜少年的讨论,也不做声,只是不住的点头。


“你又是谁啊?”黄少天目瞪口呆的望着这又一位问道。


“嗯。”新加入的少年应了一声,却根本不回答黄少天,只是听着那二人的分析,觉得实在太有道理,情不自禁的应出了声。


喻文州和那眼镜少年这才注意到身边又多了一位,一起望了过去。


“不好意思……”这位挠了挠头,有些尴尬,随即介绍起了自己,“我叫肖时钦。”


“喻文州。”


“张新杰。”


几个少年这才纷纷介绍起了自己。


“我我我我!黄少天。”黄少天凑上来嚷着。


“你好。”肖时钦和张新杰差不多是异口同声的应了一声,然后目光还是落回到了喻文州身上。


“有关百花和微草那场比赛,你有什么看法呢?”张新杰问着。嘉世对霸图这一场他们是聊的差不多了,但是一脸的意犹未尽,于是又开始找新的话题。


“换个地方吧。”肖时钦建议着。


“好啊。”喻文州和张新杰欣然同意。


三人说着就已经离开,黄少天在原地又是愣了一会,这才气急败坏的追了上去,“哎哎,还有我啊!等会啊,你们那两个是从哪冒出来的啊?”


 


三天后。


座无虚席的场馆内,荣耀联盟第三赛季的总决赛,进入到了关键的阶段。


“注意气冲云水,注意气冲云水,注意气冲云水,重要的话说三遍!”百花战队的队伍频道中,说话向来简洁干练的孙哲平,不惜重复三遍,对嘉世战队向来甚少人予以重视的吴雪峰进行着强调。


“百花已经找到了胜负关键。”场边观众席上,半决赛后聊得甚是投机的几位少年,这次干脆约在了一起,以不同于普通观众的眼界,一起观看起了这场最终决赛。


黄少天自命是一个颇健谈的人,但是在这场讨论中,他输了,他所发表的言论,大概连讨论的百分之十都占不到。不过他每次发表的见解却也十分一针见血,甚至会有那三位都没有洞察到的地方。上次聊天颇受冷遇的黄少天,这次总算赢得了新朋友的重视。


眼下场上百花对气冲云水的高度重视,引得少年们的高度认同。


“气冲云水的辅助,是帮助增加一叶之秋战力的重要部分,以前从来没有人有效切断过。”喻文州说。


“准确的说,是他们没有对此形成足够的重视。”张新杰说。


“相比起一叶之秋,气冲云水是这个体系中相对比较容易击破的。”肖时钦说。


“百花正要这样做了。”喻文州说着,望向比赛转播的大荧幕。


枪声,剑影。战斗一刻都没有停歇过。各队的频道交流,却也是这战斗的一部分,百花战队锁定了气冲云水为突破口,嘉世方面,却也在不断刷新着对这组对手的判断。


“比去年更加成熟了。”吴雪峰说道。


“当心,他们可能会将你作为突破口。”叶秋答道。


场馆内一片哗然。


百花的频道里刚刚通传截下来的作战重点,嘉世这边叶秋竟然马上知道,难不成他能看到对方的频道吗?


这种事当然不可能,只能说叶秋猜的很准、


猜的吗?


场边的几个少年看到叶秋准确的判断,也正面面相觑。


他们可不认为这是叶秋乱猜。这是判断,基于经验、意识得出的判断。是有根据,有的放矢的。只是根据在哪?叶秋从哪看出了百花的战略意图?却是他们丝毫没有注意到的。


“这样啊、”场上吴雪峰又在答话,“那么这最后一场比赛,就让我也体验一下众矢之的感觉吧。”


“放心去吧,其他交给我。”叶秋答道。


场馆再次哗然。


最后一场比赛?这是什么意思?总决赛的确是一个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但是吴雪峰字里行间流露的意思,可不像是在说一个赛季的终结。


吴雪峰……是准备要退役了?


很多人立即想到这种可能性,以吴雪峰的年龄来说,这并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这就是他在职业赛场上的最后一次表现了吗?


气冲云水,掩盖在斗神一叶之秋光芒下的这个配角,第一次以一种极其无畏的姿态,冲向了对手。


“气冲云水上来了!气冲云水上来了!”百花选手在频道里大叫着,他们正想捕捉的重点,竟然就这样主动跳了出来。


这不是嘉世常规会用的打法。


“小心有诈!”孙哲平提醒队友。


“注意切断他和一叶之秋的联系就好。”张佳乐说着,百花缭乱冲出,一套绚烂的枪火弹药攻击,直铺气冲云水的身后。


“集火强攻!”孙哲平一声令下,百花战队其余角色迅速调转自己的攻击方向,集中推向气冲云水。


崩山击!


孙哲平的落花狼藉冲在最前,一记崩山击,以泰山压顶之势拍向正面冲来的气冲云水。


逆流!


气冲云水一边闪避,一边施展出了气功师极其隐蔽的上挑技能,一股气流埋伏在原处,就等落花狼藉落地后会被命中。


孙哲平却早发现了这隐蔽的手段,崩山击半空取消,改银光落刃,重剑驾驭的银光落刃以并不输崩山击的气势向着气冲云水按头压来。与此同时,百花战队其他各路攻击悉数到位,直指气冲云水。


叶秋一直以来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境地吧?


看着这多方集火攻势,吴雪峰忍不住想着。


这样的攻势,让自己独立去应对,还真是有些勉强。但是这三年里,叶秋却一次又一次地击穿如此强横的攻击屏障,为嘉世争取到一次又一次的胜机。


这种事,自己可做不到,到头来,还是要看你啊!


闪躲,走位,寻觅空档,施展技能。


吴雪峰操作着气冲云水,在围困中周旋着。他对自己从来都有很清晰的认识,如叶秋那般强行破阵,很酷,很受瞩目,但并不是他能力范围内的事。


“我啊,应该被评个最佳配角的啊。”他在频道里说着,这话不含什么苦楚,有的也是骄傲和自豪。吴雪峰认为自己做到了能力范围内最漂亮的事,他并不觉得有什么遗憾。


“主角来啦!”叶秋回应着他,非常自觉地担任着主角。


“一叶之秋来了!”张佳乐叫着。


“来得好!”孙哲平斗志高昂。一切都在依照他所想的顺利进行着。早在两年前,未进职业圈时,看着嘉世战队的夺冠比赛,他就一直在想,如果自己站在那里,应该怎么做。


两年后,他得到了机会,他所设想的方案,被身边这帮优秀的队友完美的执行出来。


一叶之秋来了,闯入了他们的杀阵。


主攻气冲云水,那也不过是幌子。想打倒嘉世,一叶之秋终归才是必须要击败的那一个。


“猎杀开始!”孙哲平叫道。


烟雾弹!


百花缭乱的烟雾弹恰到好处的释放,一片烟雾迅速在场间扩散,阻挡着一叶之秋的视角,掩盖着百花战队的行动。


冲撞刺击!


演练过的战术,执行起来流畅至极。孙哲平的落花狼藉非常突兀又恰到好处的切换了攻击目标,直冲一叶之秋。百花缭乱的弹花也紧随他的身形,繁花血景的表演,这才要刚刚开始呢!


但是结果,刺空!


一叶之秋竟然不在孙哲平所以为的位置。他迅速转动视角,一道人影在他视角的余光中一晃。


旋风斩!


根本来不及看清目标,孙哲平已经操作着落花狼藉一剑斩去。他的身子在旋转,剑在旋转,视角也在旋转,但是所追到的,却只是一抹已从他身边晃过的人影。


“漏了!”张佳乐叫道。


一叶之秋在他看来,就是和落花狼藉擦肩而过,而孙哲平偏偏就没捕捉到他。


张佳乐连忙操作百花缭乱走位,一边狂轰乱炸限制一叶之秋的前进。


但是一叶之秋的步伐竟连片刻都没有停,他急速逼近百花缭乱,枪炮弹药的攻击,似乎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不……


不是没有影响。张佳乐确认下去,发现一叶之秋的冲上过程中是有闪避动作的。他将那些可能对他制造出行动障碍的攻击,悉数闪过,一些只是制造伤害的攻击,就那样硬吃了。


他最终会掉一些生命,但是却以极快的速度逼向百花缭乱,这个速度可比百花缭乱退走要快得多。


自己的百花式打法,被看穿了?


张佳乐目瞪口呆。


他这百花式绚烂的打法,连看清都难,更别提看穿。


能像叶秋这样精确把握到每一击完成走位,那至少说明一点,对弹药专家这个职业,叶秋可能是相当熟悉。


拦不住!


只靠自己的百花缭乱,是拦不住他的。


“大孙!”张佳乐呼叫他的搭档。


但是叶秋的搭档,已在这时悄然出手。


推云掌,正中百花缭乱后背。因为百花缭乱转火一叶之秋稍得空闲的吴雪峰,立刻把握到了战机,为叶秋的强攻完成了助攻。


被拍到的百花缭乱,直朝一叶之秋飞去。


“谢谢。”叶秋频道里不忘答上一句,一叶之秋却邪挑出,百花缭乱已被送上高空。


“我应该做的。”吴雪峰答着,气冲云水地上翻滚,躲避百花战队追来的攻击,一记气波弹送出,却是推向正朝一叶之秋冲去的落花狼藉。


但是落花狼藉却没有就此被拦住,以极其强硬的姿态,冲到了一叶之秋面前。


斩斩斩!


落花狼藉接连几个技能的连斩。


一叶之秋走位闪避,挑空的百花缭乱竟然始终不落。


落花狼藉的攻击,似乎全在他的计算中。


他不只是对弹药专家异常熟悉,狂剑士也是职业级水准。


孙哲平一波抢打落空,百花缭乱依然在空中翻滚,而他的落花狼藉却因为技能冷却,陷入尴尬的沉默期。


他们的猎杀,被叶秋彻底击穿。


百花缭乱陷入一叶之秋的反打。


落花狼藉因为局面脱离控制,乱了节奏。


百花核心繁花血景,被击溃了,以他们为中心的整个百花体系,自然陷入了僵局。


“差不多了……”场边已经有了结论,喻文州长出了一口气,说着。


“好……好强……”肖时钦都有些结巴了。


“真是不可思议。已经到了这种程度的一叶之秋,竟然还是会被对手低估。”喻文州说道。


“因为不够了解。只有真正了解他的对手,才有机会战胜他。”张新杰看着场上冲向胜利的一叶之秋,若有所思的说着。


“那么能够击败他的,会是谁呢?”喻文州笑道。


“自然是我了。”黄少天毫不客气的拍着胸脯。


“下赛季,会见分晓的。”张新杰说。


荣耀联盟第三赛季,最终嘉世击败百花,赢取了联盟的第三个总冠军,以三连冠之姿建立起了嘉世王朝。


而在场外,目睹了一整个赛季的新一代少年,正将迎来属于他们的赛季。


那是荣耀史上最为璀璨的新人赛季,这批新人也被称为——黄金一代。



《传承》(全职高手台版新番外蓝雨中心)

爱人绅士是鬼畜。:

明明蓝雨中心却在开头刷了将近七百字的老王时髦值2333


看着老王照片怅然若失的黄少简直_(:з」∠)_


大家都帅到飞起呜呜呜果然还是原著最带感了


请自由心证喻魏喻黄喻方王黄【贵圈真乱】


手打也是蛮辛苦的哦?【不!轮着少恭的新歌我简直开心到飞起!】


大概会有什么手癌毕竟我不太熟繁体【哭泣】欢迎捉虫小天使们。


本来还想打个王朝与少年的但是明天开学啦所以就先这么着好了……下次有心情继续。




《传承》


“赢了,又赢了”


“谁赢了?”


“微草,当然是微草!”


电视前,电脑前,荣耀网游内,游戏论坛,微博,QQ群……


但凡是有人聚集的地方,但凡是有荣耀玩家出没的地方,微草获胜的消息,像炸开了锅一样传播着。


荣耀职业联盟第三赛季,常规赛最后一轮,备受瞩目的微草战队没有令人失望。在已经提前锁定季后赛席位的情况下,他们依然认真拿下了常规赛最后一场的胜利,最终以常规赛第三名的成绩,挺进了季后赛。


季后赛,对微草战队而言并不算新鲜。可是这支微草战队,在人们眼中却是一支全新的微草战队。


而事实上,他们仅仅是换了一个人。


微草的队长,核心角色王不留行的操作者,现在换成了一个新人。而这个新人的名字,早已和他得那个绰号一起,响彻整个荣耀圈。


魔术师,王杰希。


这是专属于他的封号,甚至与他掌控的角色无关。他那个才华横溢,匪夷所思的打法有如魔术,别说那些想要效仿的网游玩家,就是职业圈,也根本没人可以参透其中奥秘,前辈们的经验,在这前所未有的全新打法前纷纷缴械,一位又一位成名高手,败在了王杰希的王不留行之下。


他是一位新人,原本人们赋予他的,是挑战者的角色。


可是当赛季结束时,挑战者,却已经暗暗变成了一位征服者。


诚然王杰希也不是百战百胜,但是竞技场上,从来都没有这样的胜率,强如叶秋,也不可能。


荣耀职业圈,人们看到的是太多选手面对王杰希的束手无策。


荣耀网游圈,雨后春笋般冒出的魔道学者帐号,在争相效仿了一番魔术师后,最终纷纷沦为弃号。他们无法复制王杰希的魔术打法,而这样的魔道学者,自然无法绽放出他们原本期待的光芒。


而现在,独一无二的魔术师,即将踏上新的征程。


“季后赛,魔术师驾到!”黄少天念着电子竞技周报上的大标题,作为国内最权威的电子竞技媒体,将王杰希作为本赛季常规赛收官报道的主角,可见其对王杰希的期待。但是黄少天看过这标题后,随意扫了两眼内容更仔细的却是看着报道中的选手照片最终罕有的露出惆怅失落的表情。


“那家伙,已经走到这种地步了呢。”黄少天将报纸扔到桌上,双手垫到脑后,望着天花板嘟囔着。


一旁电脑前端坐着仔细观看一场荣耀比赛,一遍时不时还在桌上的笔记本上做些手写记录的喻文州,听到黄少天的嘟囔后,暂停了比赛,扭头看来,正扫到那报纸上斗大的标题。


“魔术师,名副其实。”这便是他看完之后的反应。


“你这家伙……”黄少天似乎有些不满喻文州的反应,坐直了身子,“你对他有什么研究?”


“他……”


“少天!”


喻文州刚要开口,又一位蓝雨的新人少年却在此时闯进了训练室,大喊着黄少天的名字。


“技术部那边,给夜雨声烦做出银武了,队长喊你去看。”冲进来的少年呼声未落,就已经接着叫道。


“什么?”黄少天双眼立刻瞪起,从座椅上一跃而起。


“走吧走吧。”他叫嚷着,早把刚问喻文州的问题给忘了,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刚说了一个“他”字的喻文州,也只能摇头苦笑,目光回到电脑,正准备取消暂停继续观看比赛,那个来叫黄少天的少年却在此时叫起了他。


“文州,你不去看看吗?据说是有神秘人士在网游中寄给了蓝溪阁很多珍贵的稀有材料,技术部那边才能一举制作出银武呢!”少年说道。


“神秘人士?”喻文州一愣。


“是的”少年肯定的说道。


喻文州的目光落到了训练室一个空荡荡的位置,落到那许久无人使用的电脑上。


在那人以那样的方式离开后,原本属于他的位置,属于他的电脑,就这样被闲置了。所有人都心有默契的不去坐那个位置,用那台电脑,好像那个说了一句“我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的家伙,有一天会忽然又坐回到那个位置似的。


“其实你……并没有真的离开吧。”喻文州忽然也开始自言自语,神情像是之前的黄少天那样,有些惆怅。


“文州你去不去啊?”那少年却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再次催促起来。


“去,去看看。”喻文州合起笔记本,站起身,快步走到门口,那少年早把门拉开在等着他。抓着门把的右手五指就这样片刻都不得安宁,异常灵活的不住活动着,像是在操作着滑鼠,敲打着键盘一般。


“手速很快。”喻文州看着他那不安分的右手,笑道。


“这个话题,我还是和少天讨论吧……”那少年说道。


喻文州笑了笑,他的手速已经是人尽皆知的慢,而且无论如何练习都没有明显提高,看来就是天赋所限了。只不过现在蓝雨已经不会有人因此轻视他。因为没有人能以这样的手速,这样的APM在他们这圈中取得胜利。但显然,喻文州有他们所不具备的才能,足以弥补他手速缺陷的才能。


而眼前这少年如此说话,也不是嘲笑,只是他的性子有点促狭。队长方士镜说在这一点上,他很有几分那人的风采。这让喻文州很怀疑方士镜是不是因此才在挑战赛中挑中他,将他带到了蓝雨的训练营。


不过就算只论天赋和技术的话,方士镜的这个决定也没有任何值得令人诟病的地方。


“如果单算右手的APM,他的手速还在少天之上。”这是方士镜对他很重要的一句评价,事实,也确是如此。


“走吧,方锐。”喻文州没去接少年那句捉弄,只是走出门后叫着他。


蓝雨战队,技术部。


对于任何一家职业战队,研究各种职业帐号以及装备的技术部,都是从不会对外人公开的机密重地。


蓝雨战队,自魏琛在荣耀网游中认识黄少天,将他带入蓝雨训练营后。技术部的工作就多了一项重中之重。


打造夜雨声烦,这个属于黄少天的剑客角色。


而今天,这重中之重的工作,终于完成了其重中之重的一项。


武器!


这属于夜雨神烦的自制武器,也就是俗称的银武,终于开发出来了。


这可不是荣耀玩家在网游里胡乱弄一堆材料或是依着什么低端配方弄出来的,除了银色字样以外其他资料一塌糊涂的自制武器。这是真真正正,可以将一个角色与寻常角色拉开差距,将其实力大大提升的银武。


喻文州和方锐走进技术部时,发现屋里一片安静,众人聚在一台电脑前,没有人出声。连二人进来,也只是有人回头看了一眼,就迫不及待的转回目光了。更多人,却是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两人凑上前,好不容易才从人缝里看到被众人围着的电脑屏幕。


黄少天就坐在电脑前,极少见的保持着安静。


荧屏上,一柄光剑缓缓旋转着,剑身仿佛一滴拉长的雨滴,自剑柄滴淌向下,散发着幽蓝的光芒和丝丝寒气。


安静地沉默了不知道多久,黄少天终于开口,从来能说两句就绝不会只说一句的他,这次却只说了一个字。


“赞!”


“试试吧。”就在他身后的蓝雨队长方士镜说道。


黄少天点头,飞快的将光剑从自制器中取出,装备,马不停蹄的直入竞技场,飞快进入了一场竞技场的比赛。


对决开始,幽蓝的剑光开始在夜雨声烦身边环绕,没有人注意对手是什么人,也没人留意他的职业,所有人眼中就只有夜雨声烦掌中的剑,看着它被挥舞着,跳动着,刺杀着,最终在血花中,结束了这一场对决。


“太棒了!”这一次,黄少天说了三个字。


“有了它,下赛季让我给他们好看。”黄少天跳上了板凳,“什么斗神、拳皇、繁花血景、魔术师……都给我等着吧!”


“好!”没人去阻止黄少天这兴奋的举动,对于蓝雨的人来说,他们期待这一天已经很久。这个赛季,魏琛离开,方士镜接管战队,蓝雨最终连季后赛都没闯入,在外人看来,蓝雨似乎青黄不接,似已要褪下强队光环。


但是蓝雨自己却从来有人这样认为。


哪怕这个赛季他们成绩不佳,哪怕这个夏天他们几乎被遗忘。但是他们都坚信,蓝雨战队会有属于他们的时刻。而这一刻,随着眼下这柄银武的诞生,即将崭露头角。


“看你的了少天!”技术部的工作人员纷纷说道。


“那还用说?当然啦!”黄少天叫道,但是很快还是舍不得只是如此简单尝试这新诞生的银武,迫不及待地坐回位置,重又开始操作,一边同一旁的技术人员开始喋喋不休的讨论。


队长方士镜却在这时默默退出了人群,站到了喻文州的身旁。


“准备好了吗?”他忽然开口。


喻文州望向他,方士镜却在望着窗外,望着那片蔚蓝的天空。


“好了。”喻文州答道。


“那么也是时候交给你了。”方士镜说着,目光移回,手里似是早已准备好了的帐号卡,被递到了喻文州手中。


“从今天起,你就是蓝雨的队长,术士,索克萨尔。”



莓神,有幸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去年还戏称涵姐赶紧生个小草莓,今年都实现了,有了幸福的小家庭。电竞岳父王草莓,炫女狂魔王草莓,都比路人王草莓幸福呀,当然以后的你也会一直幸福呢。
这是第三年的贺生了,一转眼自己都高三了,时间过得真快。眼看着你直播人数越来越少,吧里新帖越来越少,很多熟悉的ID都很难看到了,突然有点害怕,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完全不关注吧。曾经那么执着坚定,如今也只剩下习惯去支撑。但我会永远记得你,记得你曾经的失落与辉煌。记得你曾遇到的艰难与荣耀。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一笔是你,莓神,生日快乐🎉🎉

看到一个全职同人太太lof上发的一条最近喜欢上we这个战队的消息,太太喜欢的是现在的we一支弱鸡队,太太知道we这支战队曾经的辉煌但却不感兴趣她喜欢的支持的是现在的we。突然感觉原来we和嘉世好像,同样都是在联盟最初建立的战队并拥有辉煌的成绩极高的人气,同样在面临换人退役的问题使王牌战队从巅峰落下,同样的在大换血之后浴火重生,we战队还在嘉世也没有倒。


因为我是先喜欢we后饭的全职,所以对我来说最爱的还是当初的we。我喜欢we很久从初中到高三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时光都在喜欢,对我来说那就是一个时代。在we最辉煌的时候喜欢上但我也错过的ipl5所谓封神的场景。印象最深的一段记忆不是春季赛里大杀四方连胜记录现在不败的时候,而是在若风退役卷毛诺言转会后,微笑成为队长背负整个we,草莓苦苦哀求希望能一起再战一年。那时候的我真的很心疼希望他们带着we走更远,即使不再是最强,即使和曾经像霸图一般的ig也同样前景不好,不过还好有梦想。所以一支重组的we获得了iem8的冠军时候微笑哭了我也哭了,他们带给我的感动我忘不了。


现在的we我是饭不起来也没有当初的动力,也许是自己都心累了,都说勿忘初心,渐渐发现我可能也不是战队粉而是个人粉吧,面对一个除了名字没有一点和记忆中相似的我是不能看着他们走下去,看看老we和同期的职业选手也就是曾经对手相继退役后过的很好我也很满足了。唯一还在坚持的厂长很努力时间久了抛下了以前很多无法理解的,所以我会为他加油。记得看全职的时候百花粉丝的一句,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真的哭惨了。很理解乐乐同时也很佩服他,背负那么多还愿意一如既往的走下去,哪怕是背离一切无人支持。突然发现自己写的根本停不下来了,算了就先这样吧。